“生物科技”新战场 逼空游戏还能“玩”多久

来源:北京商报 | 时间:2021-02-03 10:43:16

从游戏驿站到白银,再到最新传出的“生物科技”新战场,美股散户大军的这场“逼空之战”愈演愈烈。在情况走向失控之前,监管必须出手了。当地时间2月1日,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沃特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召开听证会调查有关游戏驿站和其他股票近期的情况,预计听证会将于本月18日举行。散户宣战华尔街的背后,可能要有更多的细节浮出水面了。

“游戏停止?当卖空者、社交媒体和散户投资者发生冲突时,谁输谁赢?”这是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为这场听证会定下的主题,矛头不言而喻。早在上周,沃特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提到,担心Robinhood交易平台之所以出台限制交易措施,可能因为他们同一些对冲基金是“同谋”。此外,沃特斯与多名民主党成员也都曾誓言要对华尔街对冲基金在做空行为中扮演的角色进行“彻查”。

虽然做空已经是美国资本市场上的常事,但一般而言,做空更多发生在对冲基金之中。对冲基金先向券商借入股票高价卖出,随后发布做空报告打压股价,再以较低价格买入相应股票归还券商,以此获利。但在这次的逼空大战中,外界一度被蒙蔽了视线,比如以为对战的双方是散户与机构,且是一场堪称“韭菜割镰刀”般的胜利,这种胜利感在知名对冲基金梅尔文资本遭受重创的时候达到了高潮。

此后,华尔街一系列“删代码、拔网线”的操作令外界瞠目结舌,这其中就包括了Robinhood对个别散户抱团股的交易限制。尽管Robinhood解释称,散户们的买入行为导致他们交给清算所相对应的交易保证金压力骤增,所以才出此下策,限制个股流动性,确保能够满足清算所的资金要求,但舆论始终怀疑,Robinhood存在与华尔街大机构同流合污以及打压散户的嫌疑。

虽然听证会的参会证人名单尚未公布,但外界普遍预测,Robinhood的行政总裁特内夫将出席听证会。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水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举行听证会的原因在于,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大量的关注,但又无法裁定背后具体是什么情况,哪怕他们知道,也要通过听证会厘清中间的一些线索,因为听证会上各方都要发言,也会让事情更趋于真相。

就后续的走势,杨水清判断,监管机构肯定会出面,不管对做空还是逼空的行为,都会从机制上设立一定的防火墙。原因在于,这场逼空事件暴露的问题就是庄家可以割韭菜,但韭菜割不了庄家。在金融市场上,基本面只是一个方面,资本的介入以及资本的大量流入才是推高价格的最直接因素,有足够资本的时候,就可以暴拉或者暴跌,都可以做主导。如果设立防火墙的话,就需要对某个具体的产品或者某只具体股票设定一定的规则,比如为单个机构设定投入上限等。

然而跳出这场复杂的资本“混战”,总有些情况值得反思,比如美国民众积攒的愤怒,以及政府“直升机撒钱”的后遗症。继游戏驿站和白银之后,美股散户又将目标瞄向了生物科技股。当地时间周一,美股散户大本营Wall Street Bets论坛上,有用户宣布,向做空生物科技股的机构发动大规模反击,称制药公司Biocryst是“市场上被低估程度最为严重的股票”,随后Biocryst股价收涨近40%,刷新五年新高。

显然,散户已经“杀红了眼”。这场逼空大战的现象背后,藏着的是社会群体之间的分裂与对立。杨水清称,一直以来,很多对冲机构其实是常年做空的,并且可以先做空,然后不断压低价格,获利之后,转向做多,主导市场,再次获利,来回“割韭菜”,散户很难在这种机制下与机构抗衡。

“如今,贫富差距的拉大又导致群体尤其是弱势群体的心里非常不平衡,在这种不平衡的过程中,就很容易出现一呼即怒的情况,大家似乎找到了一个出口,从而通过这个出口释放自己的不满。”杨水清补充称。

美国智库“政策研究所”1月26日发布的报告显示,自世卫组织2020年3月宣布新冠病毒大流行以来,美国亿万富翁的财富总额增加了近40%,总计约1.1万亿美元。而芝加哥大学的研究则发现,受疫情影响,2020年下半年美国贫困率上升了2.4%。过去几度出现的骚乱也证明,因为贫富差距导致的社会矛盾早就不止一个逼空大战那么简单了。

而美国政府为了挽救经济而施行的撒钱计划,不仅增加了贫富差距,也增加了美股市场的散户化转变。当手里有了“闲钱”,股市自然成了最好的投机市场。不过杨水清也提到,散户的宣泄没有机构支持的话,其实也很难成功。

数据显示,买多游戏驿站的前十大交易量中,80%左右都是独立基金。散户在Wall Street Bets论坛发布言论之后,相当一部分机构就利用了散户的这种情绪做一些他们能获利的事情。

业界
移动互联网

©2003-2020 CMS科技网 版权所有       联系邮箱:5 5313 [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18004326号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